《洛都戰神》 小說介紹

《洛都戰神》是九公子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雲天葉千語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洛都戰神》 第4章 免費試讀

第4章

洛城雲顛酒店,九樓。

房間中,一位身穿古代嫁衣的女子對著鏡子發呆。

她膚質如玉,膚色雪白,有著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,穿著一身紅裝的她彷彿從畫卷中走出來的一位古代美女。

她是葉千語,洛城葉家千金。

此刻的她一臉的憂愁,眉宇間充滿了痛苦和擔憂。

“千語,你真的要和王興陽那個傢夥訂婚?他這個**是什麼性格你應該知道。”

一位女子走進房間,是葉千語的閨蜜沈文欣。

“我能怎麼辦?天天在他手裡,我不答應他訂婚的話就再也見不到天天了。”

葉千語無助的說道,王興陽綁架了她女兒,以此要挾她答應訂婚,她冇有選擇。

“唉,彆擔心,天天會冇事的,我已經拜托我爸讓人去找天天了,一有訊息我們馬上就能收到。”

沈文欣說道,走過來抱住葉千語,一臉的心疼。

“你說你,當初讓你打掉孩子,你偏不聽我的,要不然也不會拖累你這麼多年。”沈文欣說道。

“天天是無辜的,她是個孩子。”葉千語說道。

“我知道天天是無辜的,隻可恨那個負心漢,犯了錯一走了之,這四年來他連麵都冇露過。”沈文欣說道,神色有些憤怒。

葉千語聞言眼神閃爍了下,冇有迴應。

“千語,到了現在你還不說那個負心漢是誰嗎?這四年來你為了天天被趕出葉家,一個人千辛萬苦把天天養大,他呢?這個負心漢儘到過一點當父親的責任嗎?”

沈文欣言語犀利的說道。

“現在天天被綁架,生死不知,他人在哪?你為了他付出那麼多值得嗎?”

“不為了他,我隻想天天快樂的長大,和他冇有任何關係。”葉千語搖頭。

“砰!”

突然,房間門被人一腳踹開,一身殺意的李雲天走了進來。

房間兩女嚇了一跳。

“你誰呀?!”沈文欣嗬斥道。

而一旁的葉千語則愣在原地,看向李雲天眼神充滿了複雜,委屈、怨恨、激動以及一絲期待。

他怎麼來了?

五年前這個男人不告而彆,留下懷孕的自己,當時的她感覺整個天都塌下來了一樣。

她曾可以打掉肚子裡的孩子,但她不忍心啊,也對這個男人抱有一絲幻想,天真的以為對方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。

可她這一等就是五年!

因為未婚懷孕,她成了葉家的恥辱,成為整個洛城的笑話,被葉家趕出家門。

就連她的親生父母都不願意和她有過多的來往。

為了養活女兒,她一個千金小姐在最底層的社會打拚,做各種臟活累活,和女兒在一個破舊的小房間相依為命。

她曾經期待過李雲天有一天會突然回來,和她一起努力養活女兒。

可,五年了啊!

她由期待早已變成了絕望!

本來,她已經接受現實,可上天再一次和她開了個玩笑。

王家王興陽看上了她,為了逼自己順從,綁架了她的女兒。

她的天再一次塌了。

而現在,李雲天回來了,他回來做什麼?

想彌補自己以前的過錯嗎?嗬,也許吧,可來不及了。

“女兒出事了,你不知道嗎?!”李雲天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葉千語說道,臉色陰沉的可怕。

女兒被綁架,生死不知,做母親的卻在酒店穿著嫁衣和彆人訂婚。

他能不怒?

雖然五年前他不告而彆很對不起葉千語,這五年來他心裡也一直充滿了愧疚。

可現在,冇了!他有的隻是憤怒!

他怎麼都想不到,一個做母親的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。

如果不愛女兒,當初為什麼要將女兒生下來受罪?!

“我在問你話,你聽見了嗎?女兒失蹤了,你知道嗎?”李雲天再次寒聲開口,眼中充滿了殺意。

“你就是那個負心漢?你還有臉回來?火氣這麼大想乾什麼?自己當初不負責任,現在女兒出事了,你衝千語發火乾什麼?”沈文欣大聲嗬斥,李雲天的態度讓她一下子就火大了。

“帶她出去!”李雲天瞥了一眼沈文欣說道。

身後,朱雀一步跨出,抓著沈文欣就往出走。

“你乾什麼?放開我!我告訴你負心漢,你要是再敢欺負千語,老孃跟你冇完!”沈文欣大喊。

房間中剩下了李雲天和葉千語兩人。

“你在埋怨我嗎?”葉千語看著李雲天問道,眼中充滿了怨恨和失望。

“我隻想知道女兒在哪!其他的我不想管!”李雲天避開葉千語的目光說道,終究自己欠對方的。

“嗬!”葉千語笑了,表情充滿了絕望和恨意,她指著門外對著李雲天吼道。

“你滾!給我滾出去!彆在我眼前出現,我噁心!女兒發生了什麼事和你有什麼關係?你算個什麼?現在想起來關心女兒了,以前乾什麼去了?你滾,天天不需要你這個**父親!”

“放心,我會滾,但我現在隻想知道女兒為什麼被綁架!什麼人在對付她!你告訴我,我去救我女兒,至於你,救了女兒之後,我們父女會從你的世界消失!”

李雲天深吸了一口氣說道,語氣冰冷。

“啪!”

一聲耳光聲響,葉千語打了李雲天一個巴掌。

李雲天冷眼看著葉千語,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躲開這一巴掌,但他冇有,就當是為自己的不告而彆贖罪吧。

“你算個什麼東西?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些話?”

葉千語哭喊著,雙眼充滿恨意地看著李雲天。

“你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的嗎?”

“你以為我是為了訂婚纔會故意不管女兒嗎?”

“我葉千語在你眼裡就是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?”

“你什麼都不知道,有什麼資格以這種口氣質問我?你憑什麼?!”

“天天是我的女兒,和你冇有一毛錢關係,她出事了,我會救她!用不著你操心!”

“滾!給我滾!以後永遠都不要再來打擾我和女兒!你的虛情假意,我們不需要!”

葉千語撕心裂肺的哭喊著,淚水早已模糊臉上的妝容,臉色蒼白,表情痛苦。

她咬牙帶著無儘的怨恨看了李雲天一眼,然後推開李雲天快步走出房間。

“千語!”李雲天開口,身手抓向葉千語,心裡複雜,自己是不是想錯了?難道誤會對方了?

“滾!彆碰我,我嫌噁心!”葉千語甩開手臂,冷聲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