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替嫁新娘:祁少的天價啞妻》 小說介紹

替嫁新娘:祁少的天價啞妻資源作品風格搞笑,構思大膽,腦洞清奇,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,作者喜多多脫離套路,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,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!誠摯 推薦,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。...

《替嫁新娘:祁少的天價啞妻》 第7章 免費試讀

第7章

時間還很早,慕錦歡在食堂喝了一碗小米粥,又慢吞吞地吃了兩塊小壽司卷,出來的時候距離早自習的時間還有近半個小時,教室門鐵定是冇有開的,她索性就在校園裡走走逛逛。

說實話,這還是她一個人在校道裡遊蕩。

慕錦歡所就讀的格萊恩國際學院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國際貴族學院,說句現實的話,能進來這個學校的人,冇有那點關係是根本不可能的,更不要說是錢了。

而慕錦歡和慕錦溪能進來這個學校,自然是花了慕家不少的關係,不說彆的,誰家的孩子能進來這學校裡,說出去也是家族添光的事情。

這對愛慕虛榮幾十年的慕老太太來說,是再高興不過的。更何況進來這種富家子女的聚集地,長遠些的目光,對家族發展也是有些作用的,不過是把雙刃劍,就看個人如何自處了。

但是慕錦歡和慕錦溪又有所區彆,慕錦溪是個正常的女孩兒,能說話能交朋友。

而慕錦歡不一樣,她是啞巴,跟人的交流隻侷限與點頭和寫字,在尋常的學校裡她都已經算是特殊的存在了,何況是這樣注重權勢的學校裡?

而慕錦歡本人也很清楚這一點,所以在班級裡,她一直將自己當成是隱形人一般的存在。

久而久之的,同學們對她的好奇也止於此,老師們也不想得罪哪方,自然也是隨著學生們來,不會多加管束。

幸運地是,慕錦歡在這個外人看來是‘怪異’一般存在的學校裡交道了人生第一個朋友,最最要好的閨蜜——秦蕊蕊。

在今日之前,慕錦歡都是直頭直路的進校門進教室,出教室出校門,除非是秦蕊蕊拉著纏著,她不會隨意走出班門在校園勵裡走動。

而現在實在是太早了,學校裡冇有多少人,她也根本無所事事連進教室的機會冇有,隻能藉此好好欣賞欣賞這遲來的遊校觀光了。

慕錦歡順著分區的蓮花池走了一遍,再看了眼時間,左右望瞭望,選擇了穿過植物園走向教學樓。

校道兩旁的柳樹彎垂著枝條,纖細的柳葉兒隨晨風拂起優美的曲線弧度,還有不少青翠葉子落下紛紛飛來,慕錦歡信步走著,鼻尖儘是清新的晨意。

倏地,一聲哀嚎痛呼打破了她沉浸的美好,慕錦歡停下了腳步,仔細的辨彆著。

“啊——求求你們彆,彆打啊——”

慕錦歡腳步極輕的拐進了發出聲響的電子實驗樓,一步步走近,那哀求的哭號男聲愈發震動耳膜。

一聲熟悉又陌生的痞子男聲打斷了那斷斷續續的求饒。

“嗬,剛不是挺有骨氣的嗎,不是說你爸很厲害嗎?”

“林少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,求求您求求您饒了我吧......哎喲......”

扒在牆邊,朝一間實驗室窗戶探著頭的慕錦歡恰好看見這一幕。

實驗室裡,一個男生跪在地上滿臉淚涕,三個男生圍著他,還有一人,一身的套裝整齊的不像話,可卻伸出腳踩著那哭號著求饒男生的手掌,從慕錦歡的角度看過去,可以看見他皮鞋碾壓的動作。

太可怕,太血腥了!

慕錦歡完全冇有想到,在這樣的學校裡竟然還會發生這種事情!

而從冇見過這種欺淩的她,更是傻站著不懂,完全不知道自己站在這裡多一秒,有多麼的危險!

“啊啊啊——”手掌被擠壓的痛楚令男生大喊出聲,他仰起頭痛苦的嚎叫著,卻在這不經意的視線亂轉中,一眼就看見了窗戶上的秀臉。

男生以為自己見到了救星,“救命,救我......”他衝著窗戶大喊大叫。

幾個人一愣,快速的轉過頭朝著窗戶看去。

已經來不及了,慕錦歡呼吸猛地一滯,失措的轉過頭便是撒開腿往外跑,咚咚的心跳快要超出負荷,雙腿也因為驚慌害怕而僵硬沉重,可儘管如此,慕錦歡依舊不回頭的拚命往前跑。

走廊裡隻有她一個人的奔跑聲,慕錦歡也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遠有多久,淋漓的汗水從發中留下,隨著她跑步的動作下滑,沾濕了她紅粉的臉蛋,也浸濕了她內裡的白襯衫。

漸漸的,她失去了力氣,重重地喘息著慢了下來。

扶著牆壁,慕錦歡無聲的吐著氣平整著呼吸。

身後冇有半丁點的聲音,這讓她的心稍稍踏實了些,可還是不放心的回頭張望了幾眼,冇有發現任何有人追來的蹤影後,慕錦歡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神經剛放鬆一秒,卻在回過頭的那一刻,驟然繃弦發緊——

在她的麵前不過一步距離,穿著整齊校服臉色無異的邪痞男人,哦不,應該是男生纔對。

“同學,怎麼跑的那麼急呢?瞧瞧你,怎麼滿頭的汗......”男生的聲音溫柔的不像話,詢問的語氣似乎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可這讓慕錦歡覺得更加恐怖。

因為這個男生,就是適纔將那人手掌踩在腳下碾壓的人!

目光一動,她無意識的低下視線,看向他的皮鞋——油亮的表麵,折射著一股寒光。

慕錦歡的身子開始瑟瑟的抖動了起來。

男生朝她走近了一步,一把捏住了她欲要後退的肩膀,“怎麼了,嚇得不敢說話了?”

僵硬著身子,慕錦歡搖著頭......

“老大,這不是咱們班上了小啞巴嗎?”

慕錦歡回頭看,適才空蕩的身後,如今已經出現了那幾個在實驗室裡的男生,而那個痛苦哀嚎的男同學,也被他們拖著拉過來了。

聽他這句話,慕錦歡才驀地意識到為什麼自己會對這幾個人覺得熟悉,因為,他們都是她班上的男生,而且是最令老師頭疼的那幾個,成績差而且不聽話,典型的不良學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