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夏遠橋還在內疚著,就感覺一抹嬌柔的身子撲了過來,夏遠橋嚇了一跳,本能的伸手將她腰間一摟,把她整個人都帶了起來,隨即旋轉到了旁邊冇有碎渣子的地方,這才安心的把她放了下去。

聶景柔也嚇了一跳,剛纔隻顧著欣喜的撲過來,卻忘記地板上有他打碎的杯渣子了。

夏遠橋立即低頭檢視了一下她的腳,幸好她的腳上還拖著一雙拖鞋。

“小心點。”他低柔的嗬責。

聶景柔點點頭,隨後抿唇笑起來:“我還以為昨夜是一場夢,夢醒了,你也不見了。”

夏遠橋一怔,隨即邪氣道:“怎麼可能是夢,昨晚那麼激烈……”

聶景柔聽到這話,俏臉瞬間羞紅一片,直接攏起拳頭往他的懷裡捶了一拳:“你還好意思說,你不是說你趕了一天路很累嗎?我看你根本就不累。”

夏遠橋這纔想起來,昨天晚上戰鬥力超常發揮了,把她折騰了一番。

“本來是累的,可看到你,就不覺的累了。”男人輕笑著答。

“好吧,你彆忙活了,我們還是一起出去吃早餐吧,就上次去買豆丁的那家早餐店吃。”聶景柔一臉期待的說道。

“對了,豆丁呢?”夏遠橋發現,上次他們一起買的小貓豆丁,一直不見蹤影。m.

“又被我媽接走了,她說我年輕,不懂養小寵物,所以就要幫我照顧。”聶景柔有些自責:“我媽說的冇錯,年輕人可能真冇有那麼細心,我照顧了豆丁幾天,發現總是忘記給他喂吃的。”

“嗯,年輕人更重視工作,心思也分走了,是冇這麼有耐性,如果伯母有事,我就過來接它到我媽那邊吧,正好我媽一個人也無聊,她也想養隻小狗小貓陪她打發時間。”夏遠橋伸手揉了揉她的長髮,寵溺的看著她:“你今天要不要上班?”

“要啊,你不會今天就要離開吧。”聶景柔說完後,就直接伸手抱緊了他的腰,將臉貼在他的胸膛處:“如果你要離開,我也不會挽留的,你能過來看看我,我已經很滿足了。”

“我下午的飛機。”夏遠橋低著聲說:“我其實過來也還有彆的事情,你先去上班,中午一起吃飯。”

聶景柔點了點頭,隨後,她看了一眼時間,整個人驚了一跳:“這麼快就七點五十了,那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吃早餐了,我得先收拾一下去上班。”

夏遠橋看著她焦急萬分的樣子,微笑點頭:“好,那中午見,我中午過來接你。”

“嗯。”聶景柔快速的衝進了臥室,幾分鐘後,她一邊扣著釦子,一邊急步走向玄關:“我先上班去了,你再休息一會兒吧。”

夏遠橋走到門口相送,聶景柔回頭看他一眼,心裡莫名的知足。

夏遠橋趁著她要走的一瞬間,長臂一展,將她猛的摟了過來。

“放……放手,我這一層住的都是同事。”聶景柔俏臉一熱。

夏遠橋聞之,瞬間鬆開了手臂,不捨的看著她的臉蛋:“快去吧。”

聶景柔這才匆匆的去按電梯,臉紅紅的看著男人。

夏遠橋靠在門旁,雙手環胸,有趣的看著她這炸毛般的急樣。

電梯來了,聶景柔快步走了進去,一進來,這才突然想起,她怎麼就把夏遠橋扔在自己的家裡了

這可是她的家呀。

夏遠橋等到聶景柔離開後,他突然也有些無所適從,因為,這並不是他的住處。

此刻,入眼皆是充滿女子氣息的客廳,臥室,連空氣中,都散發出淡淡的幽香氣息。

夏遠橋意識到自己不能在這裡多待,這於禮不合。

於是,他也趕緊收拾了一下,離開了小區。

司機也早早等候在路邊,夏遠橋坐上車後,就對司機說道:“去雲天。”

夏遠橋這次過來,是要簽一個合同的,而且,還是和雲天集團的合作。

雖然他冇有帶什麼團隊過來,但他目前的身份,雲天這邊也不會有意為難,甚至,他還接到了不少討好巴結的電話。

夏遠橋到達雲天,負責的高層瞬間迎了過來:“夏總,所有的合同檔案,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,就等你簽字了,慕總也早就簽字蓋好了公章,以後,我們就是對接部門了。”

“有勞你們了。”夏遠橋客氣的笑了笑。

“哪裡,這是我們的榮幸,夏氏集團一直以品質卓越聞名於世,如今又是慕總的親人,慕總對你的信任,加深了我們兩家公司的合作,這是共贏的局麵,我等深感惶恐,怕是擔不起這份責任,以後合作之間,若有哪裡做的不好的,還請夏總多多擔待。”高層一番進退得宜的話,讓夏遠橋揚唇笑了起來。

“你們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將了,能力肯定是值得相信的,任何的問題及時溝通處理,自然不會堆積舊疾。”夏遠橋淡笑著說。

“是是是,夏總言之有理,我等一定儘力配合。”高層哈著腰,笑的十分的燦爛。

夏遠橋隻是過來簽個字的,簽完了字,他纔想起來問道:“慕總來了嗎?”

“慕總這幾天都出國辦事去了,可能明天纔會來公司,夏總若是要找他的話,可以去家裡找。”高層趕緊答道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謝謝。”夏遠橋拿了合同,就離開了雲天大廈。

他撥打了妹妹夏沫沫的電話。

夏沫沫此刻正在離雲天不遠處的一座大樓裡籌建她的公司,接到大哥來電,她心情一喜。

夏遠橋到達了妹妹的公司,他不由的讚道:“沫沫,你的事業心是不是太強了,這都還懷著孕呢,就已經迫切的想要規劃你的未來了。”

夏沫沫坐在招待室內,看著滿麵春風的大哥,她一邊泡著茶一邊笑起來:“我也是緊追大哥的步伐啊,必須得證明一下我的能力。”

夏遠橋寵溺的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可不是受我影響,你是受了修寒的影響吧,有一個這麼優秀的老公,你是不是備感壓力?”

夏沫沫在自己大哥麵前,她也不掩飾自己的心情,點點頭:“是的,我隻是不想拖他的後退,我不希望外界的人把我說成一個擺設的花瓶,我希望有人提及我的時候,不會隻知道我是慕太太這一個身份。”

夏遠橋聽完後,瞬間笑出了聲:“好吧,我懂你的心情,不會真的有人把你說成是花瓶吧。”

夏沫沫立即苦笑道:“當然啊,你不看娛樂界的八卦新聞嗎?已經有人在八卦我的事蹟了。”

夏遠橋一聽,立即拿出手機來,搜了一下關於夏沫沫和慕修寒的事情。

隻要一搜慕修寒的名字,就有數十頁關於他們的報道內容,而且,每一頁都是整螢幕的各種不實報道,不過,點進去後,就發現,內容是空白的,應該是被整頓過了。

但還是有幾條最新的報道還存在。

夏遠橋仔細看了一下內容,果然,所有人都在說妹妹命好,憑藉長相才嫁入了豪門,還有人在開扒妹妹的五官,說她長了一副旺夫相各種匪夷所思的言論,著實令人開了眼界。

“這些人可真無聊。”夏遠橋立即有些生氣,他並不喜歡有人這樣非議他的妹妹。

“是啊,但這些事情是阻止不了的,總有一些人為了賺取流量,喜歡胡說八道。”夏沫沫懶得去計較了。

“嗯,以後我要遇到,我一定替你教訓一下。”夏遠橋還是很不滿。

夏沫沫把茶送到他的麵前:“大哥,你這次過來,是不是找聶小姐的?”

夏遠橋俊臉脹紅了一下,如實答道:“也不全是,我是過來辦點公事的,見她,隻是順便。”

“你跟聶小姐關係進展的還勝利嗎?”夏沫沫有趣的問。

“還好。”夏遠橋點了點頭:“她是一個很不錯的人。”

“哦,那你跟你之前的前女友還往來不?”夏沫沫立即又問。

“當然不會了,已經斷絕往來。”夏遠橋俊臉變沉了幾分。

夏沫沫點點頭,讚道:“就該是這樣的,聶小姐纔是你的良配。”

“你覺的她怎麼樣?”夏遠橋詢問道。

“當然很好啊,她不僅外表漂亮,內心也堅定自信,這樣獨立又可愛的女孩子,已經很少了。”夏沫沫給了很高的評價。

夏遠橋的內心,閃過一抹溫暖,妹妹喜歡她,媽媽也喜歡,他就更喜歡了。

“沫沫,我中午約了她吃飯,我得先走一步了。”夏遠橋看了一眼時間,急著要離開。

“嗯,那你去吧。”夏沫沫不強留,隻希望大哥的愛情之花,這一次能勝利結果。

夏遠橋離開了妹妹的公司,就直接讓司機把車給了他,他開到了聶景柔上下班會經過的一段路邊,等候著她。

十二點,夏遠橋透過後視鏡,看著後麵出來的人群,三三兩兩的年輕人,有說有笑的經過他的車旁。

夏遠橋意外的看到了周綠和他的老公肖承,兩個人不知道是不是鬨了彆扭,肖承在前麵走,周綠在後邊追,追上後,周綠就不顧四周人的目光,直接抱住肖承的腰,好似在撒嬌。

肖承也隻是氣了一小段路,就立即被她哄好了,摟著她的肩膀往前走去。

夏遠橋看到這一幕,如果是之前,他會憤怒,會覺的周綠這個女人太虛偽,太假了,可此刻,夏遠橋卻心無波瀾。

這就是忘記一個人最徹底的結果吧,她的一切,與他無關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