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張安世近前一看,眼前一亮。

這是……

張安世心裡怦然心動,忍不住抿抿精。

可能真的要發大財了。

張安世眼睛發直,徐徐上前道:“這些……也是從那兒帶來的?”

鄧健道:“是,當初但凡是見當地土人吃用的東西,便一併將它們的種子帶回來了,其他的作物倒還好,唯獨這東西……”

張安世走得更近,眼睛眯著,道:“這東西,怎麼樣?”

鄧健皺了皺眉道·“這東西,我讓人嘗過,可是……卻發現不能食用。”

張安世道.“當然不能食用,這東西可不能亂吃的。你種植了多少?”

“種植了不少。”鄧健道:“這東西好養活,不過為了冬日培植,所以……照著你的方法,用了暖室來培植,這裡足足就有一百多畝地種植這個。”

張安世點頭道:“我進去好哈瞧一瞧,對了,再來一點人,給我采摘。”一秒記住

鄧健狐疑道:“這東西,好像不能吃。”

“我自然知道,采摘了便是,將它的葉子都采摘下來,而後照我方法做。”

幾日之後,張安世便讓人在這農莊之中,搭建了一個烤房。

裡頭設有烘烤的管道,爐子則設在室外,一片片葉子,置入烤房,直到這葉子變黃為止。

而後再經過處理,讓人將這葉子切絲。

張安世又讓人取了一張捲紙,將這切絲的葉子一卷。

鄧健在一旁,奇怪地看著張安世。

張安世笑了笑道.“取火來。”

一旁也好奇地站著的蹇英,便忙取了火種來。

張安世將這捲紙捲起的葉子一頭放在嘴裡,一頭對著火種,一吸,隨即便是覺得一股眩暈的感覺。

“醉煙了。”張安世拚命咳嗽。

鄧健嚇了一跳,連忙給張安世輕輕地拍了怕後背,關切地道:“怎麼了,怎麼了”

張安世忙搖頭:“冇,冇什麼。他孃的……”

隨即,張安世噴吐出一口煙氣。

他這具身體,冇有吸過這玩意,反應頗大啊!

張安世第二次很小心,隻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,也不急著入喉,隻一絲絲地吸進去,前世那熟悉的感覺,才稍稍有了一些。

手裡依舊還刁著手捲菸,張安世歎了口氣道:“這可不是好東西,有害健康的。”

鄧健:“.”

張安世隨即落座,對蹇英道.“取一副茶我。”

蹇英慌忙去了。

鄧健終於忍不住道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煙,你種的那東西,是菸葉。”張安世不瞞鄧健。

鄧健道:“有毒?”

張安世想了想,還是如實道.“算是有吧。”

鄧健色變:“那你還……”

張安世苦笑,這玩意確實有害健康,容易引發癌症。

不過……話說這個時代有癌症嗎?

理論上而言,在這個人均壽命隻有三四十的年代,應該九成九的人,還冇有等到癌症出現,就已經壽終正寢了。

所以……理論上而言,這應該也不算有害健康吧。

於是張安世道:“其實也冇有這麼毒,可能會短壽幾年。”

鄧健聽罷,臉色又微微變了。

“當然,前提是你活得夠長。可話又說回來,喝酒也會短壽,這東西和酒水差不多。”

鄧健這才臉色稍稍緩和。

“總而言之,害我就好了,你彆碰這東西。”張安世道。

鄧健苦著臉道:“此等害人之物,早知道就不帶回來了。”

“這也不對。”張安世搖頭道:“話不可這樣的說,我寧願大家吸這個,也不願人人飲酒。這個東西……是用葉子做的,而且不占用太多的耕地,而那酒水,卻是糧食釀成的,占用的耕地極大。”

“總而言之,你繼續給我擴種,能種多少就種多少,還有你那摘下來的葉子,都這樣的處理。”

鄧健便道.“用來做什麼?”

“做買賣。”張安世不瞞鄧健,接著道.“好了,我帶一批菸葉回去,你好生地繼續培種育苗,到時我有大用。”

鄧健張了張嘴,想說點什麼,最後點了點頭。

如今,他對張安世是絕對信任的,更彆說,他素來對這個自己帶大的孩子,就有種本能的溺愛。

張安世隨即,便興沖沖地往紫禁城去。

紫禁城中,朱棣高坐。

楊榮、胡廣、金幼孜、夏原吉、金忠以及刑部尚書金純等人齊聚於此,卻一個個臉色極不好看。

朱棣眉一沉:“這是當真嗎?”

“是!”戶部尚書夏原吉苦笑道:“從永樂四年開始,福建便開始大疫,一直難以根除。福建佈政使司連番奏報,可……迄今為止……”

楊榮是福建人,對於此事,他是最清楚的,福建所爆發的乃是鼠疫。

他朝朱棣歎了口氣,道:“尤其是建寧、延平兩府,最是嚴重。迄今朝廷有記錄的,民死達三十七萬之眾。”

朱棣越發的焦慮,這些奏報,其實他都看過,也早已一次次地下旨下去,讓地方想儘辦法,根絕此疫。

可實際情況並不容樂觀。

尤其是當下……更加不樂觀了。

胡廣愁眉苦臉地道:“陛下,就在昨日,在應天府,有人發現一戶人家暴斃而亡,仟作去查驗時,其症狀與福建之疫一般無二。應天府派人查訪,才知此人……此前曾乘船自福建回京不久……”

朱棣皺眉道:“從福建至京城,這樣的距離,隻怕半途就已暴斃,何來現今纔出問題?”

胡廣道:“最大的可能就是……那船中有死鼠,是在半途才染上的。”

朱棣深深地看了一眼胡廣: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這京城……隻怕也要爆發鼠疫了”

福建那邊,雖然斷斷續續地發生鼠疫,尤其是在明初的時期。

可福建畢竟人口稠密之處較少,而且福建多山,鼠疫不易傳開。

可若是出現在南京城,就完全不同了,整個南直隸,可是有數百萬的軍民百姓。

朱棣凝視著胡廣,繼續道:“是否有僥倖的可能?”

“臣已讓應天府密切關注了。”胡廣憂心忡忡地道:“隻是希望,不要出問題纔好。”

朱棣沉著眉,道·“此事,先不要傳開……”

朱棣頓了頓,又道:“如若不然,隻怕要教軍民百姓們受驚。一旦人心惶惶,反而要出大事。”

66曰55人巨。

幾個閣臣和尚書都點了點頭,不約而同地露出擔心的樣子。

可眼下,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不過對於鼠疫,他們卻是瞭解的,此疫自南宋年間就有記載,嚴重的時候,可能造成十室九空。

元末明初的時候,因為連年的戰亂,所以鼠疫十分的猖獗,危害也是極大,隻是一時之間,也難有什麼根除之法。

不過好在這個時代,交通不便,鼠疫隻滋擾一個區域,很難傳播開。

可若是到了南京,就不太好說了,畢竟是都城,且又是人口稠密的區域,一旦出事,不是鬨著玩的。

且這鼠疫,可不管你是達官貴人,還是尋常百姓,一旦爆發,必然毫無差彆的死傷無數。

要知道在這個時候,在這片大陸的另一端,鼠疫正在肆虐,直接造成了五千萬人口的傷亡,這便是後世大名鼎鼎的黑死病。

而這鼠疫,也是明朝滅亡的原因之一,明滅亡時,因為小冰河期大麵積的糧食減產,流民四起,大量的人口流動,再加上許多人饑謹而餓死,導致了鼠疫最終傳導到了京城,整個京城的情況慘不忍睹。

曆來對於此疫,朝廷都是束手無策,而眼下一旦傳到了京城,可能情況更為糟糕。

朱棣皺起的眉頭久久無法舒展,他似乎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,幽幽幽地道:“想辦法從北地,多調撥糧食至江浙、京城一帶,防範於未然,除此之外……加強京城內外的防備。”

他說著,眉頭卻是皺得更深,此時他有些擔心徐皇後,還有孫兒的安危了。

“那個醫官……叫什麼來著?”

眾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麵麵相覷。

朱棣正待要說,卻在此時,有宦官匆匆進來道·“陛下,威國公求見。”

“快宣。”

張安世興沖沖地走進來,他手裡還夾著一根菸,頗為礙瑟的模樣。

可此時一進殿,頓時感覺到了情況不對,便立即毫不猶豫地用袖子將煙藏起來,轉而畢恭畢敬的樣子,作勢要行禮。

朱棣擺手道:“不要多禮了,張卿家,你的袖子怎麼還冒煙?”

張安世低頭一看,卻見嫋嫋青煙自袖裡翻騰出來,便慌忙將煙掐滅,道:“臣……弄了一個小玩意……”他立即移開話題,道:“陛下……是正在議政嗎?那臣待會兒……”

“不必,你就在此。”朱棣凝視著張安世道:“福建鼠疫之事,你可知道?”

張安世不免苦笑,這事他當然知道,已經鬨了幾年了。

可即便是他,也實在冇有什麼辦法。

鼠疫的本質,是通過老鼠身上的跳蚤來傳播的。

其實要防治,也不是不可能,比如想儘辦法的滅鼠,同時保持整潔衛生,至少……就能緩解一些鼠疫。

可實際上,這根本不可能,在這個人均餓肚皮,且汙水橫流,絕大多數人都住茅草屋的時代,所謂的滅鼠和消滅跳蚤,簡直就是笑話。

好在這福建的鼠疫,一直因為交通條件的限製,冇有傳開。

張安世道.“陛下,臣略有耳聞。”

朱棣繼續盯著張安世道:“現在京城,也出現了鼠疫的跡象。”

聽聞鼠疫傳至京城,張安世也不禁色變……

很顯然……曆史上隻是在福建傳播的鼠疫,出現了偏差,傳至京城的原因……極有可能就是……商人的往來,比之從前更頻繁,這可能加劇了鼠疫的傳播。

朱棣看著張安世,眼中明顯地顯出幾分期盼,接著道:“張卿擅長治病,可有解決之道嗎?”

張安世為難地道·“臣愚鈍,對染鼠疫者,也是無計可施。”

朱棣露出失望之色。

其實他也清楚,若是能治,張安世隻怕早就興沖沖地去治了,又何至於放任福建的情況發生?

想了想,張安世道:“不過臣……倒是想到了一個可能能夠防治的方法。”

朱棣眼眸微微張大了一些,詫異道:“你為何不早說?”

“臣隻能儘力而為,其實臣也拿不準。”張安世遲疑地道:“臣希望,在建寧府……試一試看。”

如今君臣們也是無計可施,此時有人肯出來做一些嘗試,莫說這人是張安世,即便是張三李四,也必定同意。

朱棣道:“需要人手嗎?”

張安世搖頭:“臣讓錦衣衛來負責此事即可。”

“好。”朱棣道·“朕給你一切便利,若是當真有奇效,便是活人無數,是扶大廈於將傾,挽狂瀾於即倒。”

朱棣目光炯炯地道:“這件事,你自管去辦。”

接著又對眾學士和尚書道:“此事……不可輕易傳出去,決不可泄露。”

“遵旨。”

張安世這時也急了,陛下說了,京城也出現了鼠疫的跡象。

他的一家老小,可都在京城呢!一旦染了鼠疫,一切的努力便白費了。

從前,他是不指望能防治福建的鼠疫的,可是現在……他卻終於有了一個辦法。

於是連忙讓人召了陳禮來。

他深深地看著陳禮,道:“有一件事,需去福建,事關重大,需要肯用命的人。”

陳禮想都冇想,就立即道:“讓卑下的侄兒去吧,這個小子,還算堪用。”

他的侄子陳道文,上一次立了大功,如今已是千戶了。

張安世對陳道文是有印象的,還覺得那傢夥辦事很不錯。

不過他並不是一個喪儘天良的上司,於是很是實在地道:“福建那邊的情況,你知道嗎?那裡染了鼠疫。”

陳禮臉色微微一變,卻還是道:“道文這個小子,反正去歲生了一個兒子了,卑下和他的今日,是公爺您給的,隻要陳家後繼有人,也冇什麼牽掛的。若是公爺不放心,卑下和陳道文一塊兒去。”

見陳禮這般,張安世搖頭:“你年歲大了,不要輕易冒險,就讓陳道文去吧,放心,我自有辦法。”

照例,又是叫陳道文來,坐下一道吃飯,而後說清楚了情況。

陳道文倒是冇什麼猶豫,應承下來,照著張安世的吩咐,休息了一夜,到了次日,一輛馬車馱載著一車貨物,他帶著點選的十幾個校尉,便出發了。

張安世隨即下令,開始在棲霞和三縣開始加大垃圾的清掃,並且想辦法讓人填平水窪,同時修書至南直隸各府,教他們也加緊辦理。

可就在此時。

一封書信,送到了寧國府。

“恩府……”

吳歡匆匆地將一封書信交到了蹇義的手裡。

蹇義抬頭看了吳歡一眼,道.“何事?”

“朝中來了一封書信。”

蹇義一臉疑竇,因為吳歡的樣子,顯得很小心翼翼。

若是尋常的書信,本不必如此。

蹇義點點頭,接過了書信,隻看了一眼,隨即將書信擱下,抬頭凝望著吳歡道:“京城要出事了。”

吳歡皺眉憂心道.“出事?”

蹇義道:“鼠疫即將要爆發。”

吳歡倒吸一口涼氣,隨即就道:“若如此……那可了不得?恩府,我們要早做打算,未雨綢繆啊。”

蹇義搖頭道:“不能作打算,陛下嚴令,不得泄露,這一封書信送來,已經冒了極大的風險了。”

吳歡下意識地道.“卻不知是誰……”

話在這裡突然斷了,他冇有繼續問下去,似乎覺得問下去不合適,轉而道:“既如此,恩府,現在該如何打算?”

蹇義眯著眼:“籌措糧食,纔可有備無患。你想辦法,再找士紳。”

吳歡不由為難地道:“前些日子,為了安置流民。就求爺爺告奶奶才得了三萬石糧,現在……真的擠不出來了。大家都在抱怨,說是日子過不下去了。”

蹇義有些憤怒,怒道:“太平府隻靠稅賦,就得了四五倍之於從前的糧賦。寧國府下設七縣,耕地是太平府的一倍以上,卻如何三萬石糧,還需求告?”

吳歡道:“張安世那是橫征暴斂,惹得天怒人怨,可是恩府,此等君子不齒之事,恩府若是為之,必為百姓所不齒啊。”

蹇義一下子清醒過來,他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為,吳歡說的對。

於是深吸一口氣,才道:“哎……罷了,想想辦法吧,無論如何,教各縣籌措一些糧。”

吳歡隻好道:“是,學生這便去斡旋一二。”

朱棣嚴令保密,可一日不到的功夫,京城裡便傳出了訊息,鼠疫出現了。

一時之間,人心惶惶。

於是開始流言四起,最先開始的,是一些富戶逃亡。

張安世一大清早,便又被叫到了宮中。

朱棣此時,正大發雷霆。

張安世入殿的時候,朱棣破口大罵:“朕是如何說的?此為絕密,便是要防範人心浮動!可是這纔多久?全京城便都知道了。”

張安世環顧四周,便見這殿中,還是昨日的那些大臣。

隻見朱棣又道:“是誰走漏了訊息,置江山社稷於不顧?現如今,莫說是鼠疫要害人性命,單這人心惶惶,就不知要教多少人被害死。”

朱棣顯然是氣的不輕。

畢竟這是親**代的事,可轉眼之間,訊息就傳出,而且有鼻子有眼。

朱棣掃過每一個人,心裡思咐著可能傳出訊息的人。

他冷笑道.“查,徹查,今日不查出,朕決不輕饒。”

楊榮此時倒是鎮定了,思緒清晰地道:“陛下,事已至此,眼下該想辦法安民纔是。何況若是百姓四處逃亡,若他們也帶有鼠疫,那麼臨近各府縣,也都可能要遭殃了。”

朱棣深吸一口氣,努力將心頭的怒氣壓下了幾分,才沉聲道:“現在安民,還有何用?這出城的人,已是絡繹不絕。可此等大疫,又能逃到哪裡去?隻是朕萬萬冇料想到,訊息竟是這麼快就走漏。朕再三囑咐,卻還是泄露了出去。你們不都是聖人門下嗎?莫非冇有聽說過君不密失其臣,臣不密失其身,幾事不密則成害這樣的話?”

“陛下,臣等萬死。”

朱棣那好不容易壓下的一點人氣,又騰騰地燒了起來。

他已是急得跳腳,審時的目光在每一個人的身上掠過。

“今日不查出,誰也彆想出殿。”他大喝一聲,才又落座,目光看向剛剛進來的張安世道:“張卿,你來查。”

“是。”張安世定定神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環顧了四周,他很清楚,在座的每一個大臣,幾乎都是朝中重臣,而且陛下急著今日就要知道結果,若是他一時不慎,冤枉了人,便要糟糕。

於是他道.“陛下,臣希望……調取一些外頭流言蜚語的訊息。”

朱棣道:“不必你去調取,亦失哈,你拿給他。”

亦失哈點頭,隨即取了一張奏報,送到了張安世麵前。

他朝張安世笑了笑道:“這是東廠從外頭采來的一些訊息,雖是雜亂無章,說什麼的都有,不過奴婢……也仔細看過了,實在看不出什麼名堂。”

張安世點點頭,低頭看奏報,緊接著,皺眉起來。

裡頭的資訊果然很雜,而且真真假假的訊息都有,有些是有鼻子有眼的,有些是故意誇大的,也有的……訊息更為準確。

張安世仔細翻閱了幾次,才抬頭道:“陛下,臣敢斷言,這個訊息……是從寧國府開始傳出的。”

朱棣一愣。

楊榮等人,也都狐疑都看著張安世。

胡廣忍不住道:“威國公,你要查仔細。”

那刑部尚書金純臉色微變:“是啊,此事關係重大,豈可隻通過隻言片語,就如此斷言,若弄錯了,是要出大禍的。”

張安世不客氣地看了一眼金純,便道:“我這樣說,自然有我的道理,金部堂就不必好意提醒了。”

朱棣其實本以為,這事未必能查出來,之所以暴跳如雷的要立即查出,其實也是怒極之下的口不擇言而已。

可哪裡想到,張安世這傢夥,竟是片刻功夫,就似乎已有了主意。-